洪水泛濫之時(一):點解個世界會咁邪惡?

邪惡世代有一個特徵,就是界線徹底的瓦解。洪水不斷湧入,傳統價值不再,遊戲規則全改。置身這時代,人會更多反思古時邪惡時代的意義,尋問解讀當前罪惡的法則。就在主前第四世紀末,猶太人再一次走過痛苦的政權爭逐時代。在亞歷山大大帝死後,他的部將為了奪取權力,便觸發了多次的内戰 (The Wars of the Diadochi, 323-302 BC)。就在這廿一年之間,血腥戰爭不斷發生,巴勒斯坦一帶就至少七次易主。生於那邪惡的時代,一班猶太「天啟作者」 (apocalyptists) 就從遠古《創世紀》第六章的洪水故事找到靈感,「鑑古知今」,寫成典外文獻《以諾一書》的第一卷:《守望者之書》( “Book of the Watchers”),重新演繹 (Re-mix) 洪水的故事。

邪惡世代有一個特徵,就是界線徹底的瓦解。洪水不斷湧入,傳統價值不再,遊戲規則全改。


為什麼那洪水故事這麼吸引他們?因為只有那洪水時代,比起他們置身的時代更邪惡。只有那洪水時代,能夠讓他們得著一點點的共鳴與鼓勵。根據創五32,那時挪亞活到五百歲,生了三個兒子(閃、含、雅弗)。誰不知,故事鏡頭突然一轉…

創六1 當人開始在地面上增多、又生女兒的時候, 2 上帝的兒子們  ( בְנֵי־הָֽאֱלֹהִים֙, LXX: οἱ υἱοὶ τοῦ θεοῦ)  看見人的女子美貌,就隨意挑選,娶來為妻。 3 耶和華說:「人既屬乎血氣,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裡面;然而他的年歲還可到一百二十年」 4 那時候有巨人 (נְפִילִים, Nephilim, γίγαντες) 在地上,後來也有;上帝的兒子們和人的女子們交合,生了孩子。那些人就是古代的勇士,有名的人物。

5 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大惡極,終日心裡所想的盡都是惡事, 6 耶和華就因造人在地上感到遺憾,心中憂傷。 7 耶和華說:「我要把所造的人和走獸,爬行動物,以及天空的飛鳥,都從地面上除滅,因為我造了他們感到遺憾。」 8 只有挪亞在耶和華眼前蒙恩。(《和修本》)

那個時代,地上的罪惡很大。有幾大呢?大至連上帝都後悔創造!無計可施下,上帝唯有藉洪水 “hard reset 部機”。《創世紀》的作者沒有詳述這些罪是什麼,只是反覆地說地上滿了「暴力」(חָמָֽס, LXX: ἀδικίας, 創六11~13)。究竟是什麼罪惡,能夠激動上帝踏上這一步?經文含混隱晦,沒有清楚說明。另一方面,經文還有另外一個謎,就是創六1~4 的意義。在創五32,《創世紀》的作者已經引入洪水「英雄」挪亞。但在創六1~4,作者卻突然「離題」,並隱晦地交代了一個「上帝兒子」與人類美女交合生出偉人的故事。為什麼作者會這樣無厘頭?(難道所有教神學的人都鍾意東拉西扯,吹水離題?講下笑je,莫認真)「上帝的兒子們」究竟是誰?那些偉人 (Nephilim) 又係乜水?點解…點解…

要解開呢堆謎團,我們可以借鏡《以諾一書》:

「在那些日子,人的兒女在世上多起來,有些人生了美麗動人的女兒。天上的兒子,就是天使看見她們,便想得著她們。 他們彼此說:「來吧,讓我們從人的女兒中挑選妻子,並生兒養女。」 他們的領袖森也斯 (Semyaz) 對大家說:「恐怕你們日後或會不贊同這樣做,我就得獨自 (承擔) 這極大的罪。」 但他們一致回答他說:「讓我們一同起誓,並以咒語約束大家不會放棄這提議, 我們言出必行。」於是他們一同起誓,並以 (咒語) 彼此約束。 他們一共有二百個天使,他們下到亞多斯 (’Ardos ),就是黑門山 ( Hermon) 的山頂。他們稱這山為亞門山 (Armon),因為他們曾經一同起誓,並以咒語彼此約束。」(《以諾一書》六1~6)

「他們於是為自己娶妻,他們(各自)揀選一個女人,並開始與她們交合。他們教女人學習醫藥法術、咒語、根部的切割法,和(有關)植物的知識。這些女人懷了孕,生出巨人來,他們高三百肘。這些(巨人)吃掉全部人所種出的食物,人們開始厭惡餵養他們。 巨人轉過身來要吃他們。他們開始犯罪,吃飛鳥、野獸、爬蟲和魚類。他們吞吃彼此的肉體,並以血為飲料。 這時,大地控訴壓迫她的人。」(《以諾一書》七1~4)

《以諾一書》雖非正典,但她卻有寶貴的參考價值,因為她提供了一扇窗,讓我們看見「兩約之間」的猶太人,是怎樣在罪惡面前反思。

《以諾一書》雖非正典,但她卻有寶貴的參考價值,因為她提供了一扇窗,讓我們看見「兩約之間」的猶太人,是怎樣在罪惡面前反思。藉此我們窺見,是什麼罪惡令到上帝選擇洪水這一著了。原來是一班天使(上帝的兒子們;cf. 彼後二4~5),不甘守本位,超越上帝設計的界線,攪亂創造的秩序,徹底破壞宇宙,人類以及大自然的倫常關係。人類罪惡的起點的確始自伊甸園,但墜落天使的行為卻使罪惡加速散播。縱使挪亞時代的道德界線被徹底瓦解,但上帝卻能夠藉洪水 稍為 洗淨那邪惡的大地。就在那看似無盼望的時代 (an era of “hope against hope”),《守望者之書》的作者藉盼望打造出另一個故事,另一個未來。這班猶太的「天啟作者」,就是這樣期待著另一次世界的再造,並為我們提供了洪水時代的報導。

然而,洪水之後罪惡並沒有消失,部份「巨人」更似乎存留在地上 (民十三33;書十一21~22) !此外,洪水記載不是《創世紀》的專利。其他文化及宗教都有。他們的洪水故事,也跟《聖經》的不盡一樣…

葉應霖在香港的報導結束。下回繼續講。
(圖片來自網絡)

分享給別人

大家好,我是葉應霖。英文名是 Scott。希望您藉著呢個網更深認識神,別人及自己。

Subscribe
Notify of
guest
0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