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獅子山不是我的獅子山

在我年幼的時候,大部份香港人都係看同一個電視台,看同一套的電視劇,分享著同一樣的故事,見證著一個故事的開始、發展及終結。那時,大部份香港的報紙,對任何一件事情的報導,都大同小異。那時,大部份香港人望見獅子山,就會自然地想起歌手羅文的歌,將自己代入一個在社會發奮向上爬的故事主人翁。盼望更上一層樓,明天會更好。大家的價值觀,睇野的角度都十分相似。面前的人生路,仿佛十分清楚,客觀,有規劃。主的掌權,似乎顯而易見。You may call it a Modernist thinking.

近年,呢種客觀人生路的現象,出現了巨大的轉變。香港人已不再同看同一套電視劇。這人望見的獅子山(故事),亦不再是那人望見的獅子山(故事)。報紙不再是客觀的「天氣報告」,而是興風作浪的「啦啦隊」。同一件事情,在不同的人敘事裡,被賦與迥異的意義。規劃已不再,遊戲要改寫。基督徒對香港社會的劇本,亦變得多樣化。主的旨意,一言難盡。平行時空,不斷在這世代誕生。You may call it a Liberalist thinking.

何時才能回復昔日時光,回到「正常」呢?時光若不能倒流,盼望豈可再復見? 上主的掌權,似乎變得甚遙遠。

原來,光靠客觀歷史文法字義的靈性觀(Paradigm of Spirituality), 已經不能與這新世代對話。既沒有對話,就更遑論超越,提供出路。

Here comes 敘事神學。

分享給別人

大家好,我是葉應霖。英文名是 Scott。希望您藉著呢個網更深認識神,別人及自己。

Subscribe
Notify of
guest
0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