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國崛起迫到上心口,識時務俊傑是新常識?

「他必用巧言奉承違背聖約的惡人…」(但以理書 11:32a)

「以色列 中也有許多人樂意遵從王的敬拜,向偶像獻祭,褻瀆安息日。 王派遣使臣往 耶路撒冷 和 猶大 諸城,親手頒發詔書,命令人遵行異於本地的習俗: 要從聖所廢除燔祭、祭祀和澆酒祭;又要褻瀆安息日和節期, 污穢聖所和受聖職的人 ;又築丘壇、廟宇、神龕,並用豬和不潔的牲畜作祭品; 又由得他們的兒子不去行割禮,使他們 因種種不潔和褻瀆的事,而成為可憎惡的。 因此他們就忘記了律法,改變一切教規。」(次經馬加比一書 1:43-49)

當安提阿古壓迫猶太人「迫到上心口」時,猶太人可以點做呢?當我建基舊約正典但以理書,然後再參考次經馬加比一二書時,我發現可以將以色列人的回應界定為三類。三種人,三種不同的故事。

第一種是一班背棄一神信仰的人。說句實話,希臘帝國雖已分裂,但北方王實在太強大了。猶太作為一個小國,根本不可能與它去到匹敵。既然是這樣,做人就不如有「智慧」一點。正所謂「識時務者為俊傑」。何況以色列亡國都已經超過四百年了!弟兄姊妹,是四百年,不是四十年!耶和華這個傳統一神宗教,其實都應該與時並進,改革下吧!事實上,將耶和華歸入希臘帝國的萬神殿,與眾神一同受人崇拜,不是更加和諧、大同合一嗎?若果宗教只是一個政權、社會或文化的產物,這樣,呼喚宗教與政權相適應,順應政權的大方向,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吧?

這種「離經背道」的故事,為什麼竟然能夠在猶太人當中盛傳呢?部份原因或許是領袖的質素吧。面對希臘帝國長年的壓迫,本應是猶太人裡最高宗教及精神領袖的大祭司,他們的故事已經「被改寫」了。大祭司的職位已經淪為一個「價高者得的拍賣遊戲」,鞏固自己的祭司權力代表可以買兇殺人(次經馬加比二書 4:34),城市的中心將不再是聖殿,而是希臘競技場(次經馬加比二書 4:12-14),耶路撒冷亦要易名為安提阿;猶太人之間彼此爭論鬥爭不斷…

耶路撒冷似乎已經「玩完」!

「…這時,俄尼亞的弟弟耶孫以賄賂篡奪了大祭司的職位。他遞呈文給王,許諾呈獻三百六十他連得銀子,並從其他進項中呈獻八十他連得;此外,若是王允可,授權給他建一座體育館和一個青年團體,並且把耶路撒冷人入籍為安提阿的公民,他就許諾另繳一百五十他連得。由於王的允准,他就奪得權力,立刻使同族的人改為奉行希臘化的生活方式。」(次經馬加比二書 4:7b-10)

希臘化或許是源自外間的壓迫,離經背道卻是源自猶太自己人。上樑不正下樑歪。

主呀,你去了那裡?

(圖片來自網絡)

分享給別人

大家好,我是葉應霖。英文名是 Scott。希望您藉著呢個網更深認識神,別人及自己。